美文网 - 常阅读,多交友!
位置:主页 > 美文随笔 > 文章内容

黄山:大自然条记(散文)

2018-08-14 11:46来源:情感美文作者:夏雨霏霏点击:

    1

    草的嫩芽,绿叶,白花,雨,风,小鸟,湖水,云,晨曦,薄暮,山谷,星星,庄稼,蝴蝶,彩虹,月光……

    谁能捉住一片雪白的月光?

    自然的美,恐怕连荷马城市失语,连莎士比亚都不能够说清。

    2

    农历四月,古尔班通古特戈壁依然甜睡着。它边沿的下野地却早已万物苏醒,朝气勃勃。

    在沿绿洲公路奔走的汽车上,隔着玻璃望去,田野变为色彩幻化的万花筒。

    梭梭林,白杨树、沙枣树、怪柳、苜蓿地,枣红马,黑羊,白羊,利害花牛,芨芨草,牵牛花,野蔷薇……

    连沙丘上都长出了野西瓜。而红柳丛里,黄狐狸的长尾巴一闪就不见了。

    池塘浅湖上,飘游着一群群白鹅。长开花色羽毛的,是野鸭。

    3

    六月的下野地是太阳的滋味,泥土的滋味,庄稼的滋味,炊烟的滋味。

    远远地望见一柱柱炊烟悠悠升起,徐徐散逸,整个下野地就有了糊口的滋味。

    4

    麻雀从一丛波折漂移到不远处的另一丛波折上,那么从容,那么潇洒。

    人的生命与另一个世界的间隔,不也似惟唯一丛波折到另一丛波折的间隔吗?

    5

    塔克拉玛干是渴死的大海。

    众多的沙浪是它汹涌着的泪水,每一粒沙子都是由它的一滴眼泪结晶而成。

    6

    一只猫在我门外“喵喵”地叫。我打开门“咪咪咪”地叫它,它不进。

    “喵!喵!”猫说道。

    整个楼道里响着它的声音。

    邻人的门开了,那只猫“喵”的一声就消逝了。

    7

    吐鲁番,在葡萄架下写诗何等舒畅!

    葡萄浓密的叶遮住了骄阳,呵护了诗。

    葡萄从葡萄架上一串串垂下来,像碧绿的瀑布,像稿纸上向下延伸的一行行诗。

    8

    喜爱那种有篱笆的农家小院,篱笆上爬满了牵牛花。

    瞧,一只蝴蝶在一朵花里驻脚,而一只蜜蜂在另一朵花里驻脚。它们时而飞动,时而逗留。一只蜻蜓飞过来了,它不恋花朵,却独恋篱笆上没有被牵牛花包围的枯枝条,降在枯枝条的顶端,像枯枝条上开出的花朵。

    我就在院子里坐着,是那种竹质的椅子。一边品茗,一边抚玩风光。

    9

    花的芳香不是人工的,花的美也不是人工的。

    美,不需要装饰。

    10

    丁香在薄暮时散发的芬芳最馥郁,而栀子花开在月光里散发的芬芳动听肺腑。

    沙枣花的清馨最历久。它们奇特的清香被微风送得很远。

    11

    天鹅优雅、脱俗、娇媚、高尚、自由、机警、秀丽的而善良,但它却有无数天敌。

    最畏惧的天敌是人,是那些被贪婪哄骗的人。

    损害天鹅是不行容忍的。因为它损害了自由。

    12

    小时候在收割过的麦田里捉蚂蚱,是何等欢悦!蚂炸一蹦一蹦,我们也随着蚂蚱一蹿一蹿。大人们看我们,或许也像一只只小蚂蚱。

    13

    我严峻艳羡玻璃缸中的那条鱼,它一小我私家也不会寥寂。

    14 动物园来了一只一两岁的小豹子,它的颈项拴着一条不锈钢做的锁链。旅客一只手静静勒紧锁链,一只手老是温和地搂着那只豹子,微笑着照相。锁链被旅客的胳膊遮住了,一点也看不出来。

    15

    一顶草帽就是一片收获过的麦田,它编织着地皮的梦。

    16

    青的辣椒,翠的黄瓜,红的番茄,紫的茄子……

    小菜园巴掌大,却令农人一家的日子变得饱满起来。

    田园,让人捉住幸福。

    17

    蜗牛挑选狭小的范畴来构建它一生的宏厦,这让我想起康德。康德一辈子都糊口在一个小镇上,同样表明了整个世界。

    18

    小时候在水渠边玩耍,逮不住大鱼,就捉泥鳅。泥鳅很滑,藏在浑水、泥沙下,我们就乘虚而入。

    泥鳅喜爱水越浑越好,我们也是。

    我们等闲就把一渠清水趟浑了,此刻想清,都清不了了。

    19

    童年时,我的哥哥养了几只鸽子。它们天天清晨飞出家,无论起风下雨,天天黄昏总能飞返来。

    我喜爱抚摸它们,喜爱听它们欢腾的“咕咕咕”的啼声。它们也喜爱亲近我们,一点儿不怕我们。

    然而,有一天来了一个连队上的政工做事,他三下两下就拧断了所有鸽子的颈项,说要“割成本主义尾巴”。

    没有了鸽子,哥哥就带我去田畔听蛙声。青蛙们在夜晚唱歌,它们从不怕政工做事。

    尚有那些浅水塘里的蝌蚪,它们一批批长大,长成会在夜晚赞美的青蛙。

    20

    燕子很是聪颖、敏感,它挑选那些祥和、安详的农家筑巢。它好像能闻到惊骇和惊险的气味并远离。

    我寓目到,在村子农场,有燕子在家筑巢的农家真的就是那么祥和、温馨。

    无数自然现象,我无法表明,也弄不清究竟,可是我的心,总能感受到什么。

    21

    站在雅玛里克山上往下望,整个乌鲁木齐覆盖在玄色的烟雾里,像似一个巨大的黑锅盖,将整个都市挡住了。

    在村子农场,几百米外可以看清一小我私家。但乌鲁木齐,能见度很低。

    在多半市,得呼吸系统疾病的人出格多。而在村子,呼吸新奇氛围基础就不成问题。

    10年来,我糊口在乌鲁木齐这座很少能呼吸到新奇氛围的多半会。从内心上来讲,我何等渴望回到家园石河子,那里的新奇氛围使人康健。可是乌鲁木齐这座很少能呼吸到新奇氛围的多半会却是西部地域的文化中心,这里尚有我抱负的职业——继续已经有半个世纪汗青的一家文学刊物的编辑。所以,这很抵牾。我却没有破解这个抵牾的伶俐,只能用本身微薄的气力为大自然情况爱惜飞跃呼号。

    我只是一只卑微的蚂蚁,为一件事繁忙一生。

    22

    卖懂得菜的炫耀他的懂得菜是没有打过农药的绿色懂得菜;卖牛奶的炫耀他的牛奶是没有吃过搀化胖饲料的牛出产的绿色牛奶;卖鸡的炫耀他的鸡不是吃激素催起来的;卖雪水的炫耀他的水是无污染的天山冰川融化的不含防腐剂的绿色雪水;卖装饰质料的炫耀他的质料不存在有害矿物辐射和致癌物质……

    世界越是缺少绿色,人们越会标榜绿色。其实,世界原来就该当是绿色的。难道懂得菜不应当不含农药吗? 难道水不应当不含防腐剂吗?

    家产化污染的问题如果不获得妥善办理,有一天连氛围城市成为商品。有钱人买绿色氛围,像用天然气一样,把丛林中的绿色氛围通过几百公里的管道输抵家里。城里的穷人只好呼吸被污染的氛围。那是何等畏惧的一个情形。

    23

    无论是在农村照旧都市,此刻企业家满天飞,但是自然情况爱惜家却很少很少,有的处所一个都没能。

    24

    有一家房地产公司说服处所官员,规划将一大片树全部砍伐掉,预备用那块地盖商品楼出售,好赚钱。

    许多民间自然情况爱惜志愿者前去奉劝。他们给处所官员和房地产商摆事实,讲原理,想用本身的一颗颗热心、一片片真情冲动处所官和房地产商,从而阻挠那个唯利是图而愚蠢的做法。可是没实用,人家处所官和房地产商基础不答理。

    要害时刻,中国最大的民间自然情况爱惜组织“自然之友”认真人梁从诫先生出头了,那片树才保住了。

    梁从诫先生为何有这么大的能量,一下子就叫不愿收回成命的处所官收回了成命,叫不愿罢手的房地产商罢手了呢?为什么那几十名民间自然情况爱惜志愿者的奉劝不起要害浸染,而梁从诫先生的奉劝就起了要害浸染呢?

    一是梁从诫先生在国内外的威望和影响,二是梁从诫先生身体力行的说服力。这两个方面对的因素都有。可是更要害的是梁从诫先生是全国政协常委,仅此一个“官衔”就脚以令那个芝麻大的处所官肃然起敬,令那个房地产商感想棘手可畏。

    从这件小事可以寓目到一些下层处所官员的情况爱惜意识不容乐观。不是严重的情况问题使他主动情愿放弃眼前好处,而是权力的巨大威力使他不得不断止了愚蠢之举。

    25

    野兔有本身的家,麻雀有本身的窝,蜜蜂有本身的巢,糊口在21世纪现代化多半市里的许多人,却没有本身的屋子,哪怕一间只能安排一张床的属于本身的蜗居都没有。

    有的人活一辈子,只是为了有一间真正属于本身的屋子,生命就这样在琐碎中耗损掉了。

    26

    大自然是治愈忧郁的灵丹妙药,但是我们许多人认识不到。

    27

    乌鲁木齐的瓜摊上都打出“下野地西瓜”的招牌。其实大部门并不是真正的下野地西瓜。为什么打“下野地西瓜”的招牌?因为瓜商知道下野地西瓜很有名气。顾主也普遍认为下野地的西瓜出格甘甜。

    下野地西瓜是不是真的出格甜呢?我是下野地人,自然知道个中的奇妙。要说出格甘甜,那是指已往。那时,人们种瓜出格“自然”:一是不消化胖,用油渣和芝麻油;二是不消催熟剂,让瓜自然发展成熟;三是摘瓜前不有意猛浇水。所以那时的下野地西瓜真是很出格,沙瓤红心,咬一口甜掉牙,口胃醇正。厥后许多人都学“精”了,追求高产量高经济效益。很少有瓜农再操守那些“自然”的法例。过多利用化胖以节减本钱、增加产量,过多利用催熟剂以淘汰发展光阴,再加上摘瓜前有意给瓜猛浇水以提高产量,因此此刻的下野地西瓜已经没有已往甜了,口感也大不如从前。

    阳光、氛围、水和土壤等自然条件,虽经不起人们在经济好处差遣下的折腾,但也毫不会完全顺从人的贪婪。

    28

    凝听河道、草原、丛林。

    凝听天籁。

    大自然的一切吸引着我。

    最美的风光能让瞎子瞥见,聋子听到,哑吧措辞。

    29

    天山。一朵蓝色雪莲开在积雪包围的一块岩石中。一半在雪中,一半在风和阳光中。

    它是我见过的惟一盛开在高原积雪中的花。

    30

    下野地的冬季是寒冷的,田野、境界、冰河、戈壁、草滩都被厚厚的积雪包围,整个世界银装素裹。

    漆黑的乌鸦飞来了。它们三五成群,声势浩荡,降在洁白的世界里。

    比较鲜亮,刺目精明。

    它们像是在提醒天敌,它的存在精确位置。它们让本身成为最易突击的方针。

    我学过达尔文的进化论,知道动物有一种可以依据保包涵况的根基色调而改变自身颜色的本能,以隐蔽爱惜本身,使天敌麻木或基础觉察不了本身。同时,也能使本身以伪装靠近猎物,捕捉猎物。那么这群乌鸦呢?恰恰相反。它们年复一年在雪季开始时到来,在积雪融化时拜别。它们年复一年地漆黑。它们年复一年与白雪相伴。我留意到,漆黑的动物不只在洁白的积雪中刺目精明。并且在黄土、绿地等险些任何自然情况中最易被对手觉察。有人说,世界上也有白乌鸦。但千万年来,绝大大都乌鸦依然保持着漆黑。

    乌鸦令我狐疑,达尔文令我狐疑。

    谁能表明乌鸦的隐秘?大自然的隐秘?

    31

    100多年前,俄国探险家普瓦热尔斯基在塔里木河两岸考查时这样描述新疆的老虎之多:“塔里木河的老虎像我们伏尔加河的狼一样多。”

    短短一个多世纪,塔里木河两岸永久听不到新疆虎的吼叫了。

    32

    在下野地,百灵鸟被我们叫作“地雀”。它们糊口在田鼠洞里,与田鼠为伍。

    它们是天生的唱歌家,一生都在讴歌生命的秀丽。它们是那么欢悦,好像永久都没有忧愁。

    每当我轰动了它们,它们就从地洞里飞出来,飞到离我并不远的草丛边,开始唱歌。时而跳跃,时而航行,可是从没有见田鼠露过面对,或许是躲在了暗中里。

    在有雨水、河水汇积的洼地,也时常见到百灵鸟的身影,它们喜爱在浅水旁戏耍。水上飘有虫子,水底游着小鱼。

    33

    午后,一只猫头鹰纹丝不动在一棵枯树上歇息,或许是睡觉呢吧。它褐色的羽毛与枯树的颜色出格调和。不当真看,你甚至不能觉察它。起初,它没有觉察我。可当我接近枯树时,我的腿碰到杂草发出的声音轰动了它。它无声地飞走了。

    听说猫头鹰睡觉时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没有见过。只知道猫头鹰在白日眼睛欠好使,因为它专门是夜晚捕食猎物。

    一只猫头鹰一年至少可以花费1000只田鼠。它间接地爱惜了农田和庄稼,深受农民们的恋慕。

    猫头鹰喜爱与人宁静相处,险些不会损害人,除非有人有意去蹂躏糟踏它们。

    曾经有一个老夫怂恿他的几个顽皮的孙子捣毁了一窝猫头鹰,把猫头鹰窝里的几只刚出生的雏鹰统统弄死,被老猫头鹰觉察了。老猫头鹰悲愤交加,用劲往老夫的眼睛上一啄,老夫就地就疼晕已往了。

    俗话说:“兔子急了还咬人。”况且是有高超捕猎本事的猫头鹰呢?

    34

    沙枣树饱经沙尘暴、地皮荒野化的威胁、熬煎,生命非但没有枯萎,反倒开出了千万朵馨香的花。

    在古尔班通古特戈壁边沿的下野地,沙枣花是最一般的花朵了。花很小,可是它的幽香,充满了整个戈壁、郊野、连队、乡村;充满了少男少女自行车代步的上学之路;充满了清晨和薄暮老人的手杖;充满了沙枣林带边劳作或颠末的所有姑娘,使每一个下野地姑娘身上都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35

    麻雀们真是一群聪颖的精灵,它们太会挑选了,将本身的家筑在沙枣花盛开的沙枣树上。

    我寓目到,10个麻雀窝里,总有七窝八窝是挑选沙枣树的,别的的两窝三窝则挑选白杨。

    白杨树,是那么挺拔高峻;沙枣花,是那么香。

    36

    走出玉米地的农民们的脸上泛起出朴素的时间。玉米与我只隔着一个秋天。它们养活了我们的童年。金色玉米挂在屋上,被红辣椒一衬,就是一幅天然油画。

    37

    在古尔班通古特戈壁的沙丘上,“微型恐龙”——蜥蝎到处可见。它们喜爱在戈壁植物野西瓜四周出没。有时藏在野西瓜枝藤和叶子下逃避火一样的骄阳,有时出来边晒太阳边睡觉。

    蜥蜴是地球上最陈腐的动物之一,它们的天敌不少。我们小时候把蜥蜴叫做“麻蛇子”,其实它不属于蛇类。它们是机智的伪装大家,在遭遇天敌的危险时刻,尾巴能自行离开,以转移和分手天敌的留意力,本身好逃走。另外,它们还能尾随保包涵况的色调改变本身的肤色,有“变色龙”的隽誉。

    传奇,古尔班通古特戈壁中有长达一米多的大型蜥蜴,可我在古尔班通古特戈壁边糊口了那么多年,从没有见到过。

    38

    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下野地,红柳滩、梭梭林、大沙漠上,黄羊三五成群,但跟着人们勾当范畴的扩大、勾当能力的加强和大量捕杀,黄羊的身影越来越稀有了。

    黄羊又叫羚羊,它的眼睛很是秀丽。在我们家园,形容哪个姑娘的眼睛大度,就说她的眼睛像羚羊的眼睛一样秀丽。

    连年来,黄羊成为国度爱惜动物后,古尔班通古特戈壁边沿地域又觉察了大批黄羊。在局部地域,甚至产生了“黄羊粉碎庄稼”的事。

    依我看,错的不是黄羊,而是人。纯真从外貌现象来看,好像是黄羊欺压了人,侵害了人的好处。可是造成这种人与自然反面对谐的隐患真正的来源是人并没有留给黄羊脚够保留的情况空间。说到底照旧人的视野和胸怀太狭窄。有人说,都怪法令爱惜了黄羊,爱惜过了头,是“羊吃人”。这些概念,我且不说对错,我认为首先存在的一个问题就是,这些概念都是从人的浅见私利为动身点考量人与自然干系而得出的结论。

    无论是“羊进人退”照旧“羊吃人”,其实都是一个伪命题。在人与羊之间,从总体上来说,从汗青长来看,人是强势群体,黄羊是弱势群体,难道不是吗?

    人在粉碎自然的时候老是会有许多这样那样的堂而皇之的来由。当人没有能力改变被粉碎的自然情况时,又怎能把罪都推给沉默沉静不语的大自然。

    人们呵,醒来吧!

    39

    被太阳染绿的树叶,在秋风里枯黄僵冷。它们知道本身的归宿,是泥土和根。

    喧哗的树肃静了下来。没有叶子的它。那么老,那么孑立。

    40

    一滴水没落的速度,就是一条鱼上岸的速度。

    一颗朝露在一朵花一棵草上没落的速度,就是一小我私家拜另外速度。

    惟独爱,大自然对人的爱,对万物的爱,像永恒的琥珀,凝结着一万万年晶莹的深情,不会没落。

    41

    每每下野地人,童年险些没有不被蜜蜂蜇过的。因顽皮,童年的我们都像爱吃蜜蜂的熊一样偷吃过蜂窝里的蜜。野蜂常在树枝上,屋檐下,窗户角筑窝,到郊野采蜜。

    沙枣花开的时候,养蜂人也来了,在沙枣树林带边放上一箱箱蜜蜂;油菜花开的时候,养蜂人又将蜂箱移到油菜花地边。

    在各类花蜜中,以沙枣花蜜最香最甜,最富有营养。沙枣花蜜是真正的天然蜜。那时物质不富厚,可是险些没有赝品,没有假蜂蜜。此刻,商店里、超市里有许多“天然”蜂蜜都搀了此外对象。

    42

    动物也各有气质。羊、鹿、兔、牛、马、驴、猫、骆驼、天鹅、鸽子等动物都有和睦、善良的气质。而豺、豹、狼、鳄鱼、毒蛇、秃鹫等动物都显示出凶恶、贪欲的气质。

    43

    在一个外国影戏片中的一个短暂而细微的情节冲动了我:某国首都遭到惊骇分子的突击,总统一家人都必需转移到地下掩体中。就在转移进程中,总统为了爱惜他家的狗的生命,不吝置本身的生命于惊险地步。

    总统为什么那样爱他家的狗?因为他把他家的狗看做是家庭里的一个成员,是最好的伴侣之一。在许多国度,有无数人都把狗当做本身的家庭成员,是不忍心杀狗的,更不会养成吃狗肉的习惯。

    而在我国,一些家里养狗的人还吃狗肉。都市,处处都有做狗肉的酒楼饭馆。

    狗一生与主工钱友,通人性,我们不该该再吃它们。

    44

    从山涧中跳跃而下一条小溪。它清凉、甘甜,绕过青石,越过波折,奔向远方。

    自由呵,自由。在自由的开心中,生命的足步永不断息。

    46

    没有松柏、音乐、温暖的田野,透露着冷落,潜藏着悲伤。

    父亲就在这片地皮里,像一粒被暗中掩埋的种子。

    我要用本身的一生回到下野地,回到地皮身旁。我要做那片地皮上的青草,还要做老家的阳光。

    47

    五月间,在准噶尔盆地西南缘,我在芨芨草丛、红柳灌丛、沙丘周围转悠了半天,也没有遇见野兔。我在郊野里也转悠过,哪里尚有野兔的踪影呢?对付郊野和芨芨草丛、红柳灌丛、沙丘来说,野兔这种保留能力惊人的乖巧鬼好像已经很陌生了。

    那么宽敞的郊野、芨芨草丛、红柳灌丛、沙丘、何等寥寂。

    48

    哈密。时值“冬风卷地百草折”的寒冬,在数百座日光温室外内,哈密瓜、无核白葡萄、袖珍番茄、彩色辣椒……青的青、绿的绿,黄的黄。尚有上百种花草:玫瑰、牡丹菊、郁金香、巴西木、发达树、芦荟、剑兰、马蹄莲、丹顶鹤、水仙、栀子花、珍宝红……感受哈密的冬天有绿色的风吹过。

    49

    盛夏,北京光阴17时58分,库米什至托克逊段干沟暴发稀有特大山洪。

    山洪暴发时,我乘坐的远程夜班车正行驶在库米什至托克逊段干沟浅易公路上。17时50分阁下,天空陡然电闪雷鸣,不到2分钟倾盆大雨即从天而落。

    紧接着,数股山洪带着泥沙从天山上奔涌而下。

    大水来势迅猛,未等大大都驾驶员和游客醒过来,大水已将一些中小型车辆或冲走或掀翻,许多大型车辆也陷在泥沙中。

    山洪像一头野兽突击了约15公里长的路段。

    约200辆巨细车辆与山洪遭遇后,千余名游客和司乘人员绝大大都弃车而走,纷纷奔向高处逃避。山洪由小变大,激流直下,据估计,流速至少高出每秒7米。许多游客来不及从车门逃生,只好砸碎车窗玻璃,从车窗跳入大水中泅渡上岸。

    山洪来得急,去得快。短短20分钟,雨停了,山洪停歇。

    天陡然放晴,火辣辣的太阳又从云彩里钻了出来,公路上的沙土很快就干了。

    宛然适才的一切都未曾产生过。

    50

    来自陕西的大熊猫“平平”成为乌鲁木齐市动物园的座上客。“平平”已经8岁了,按大熊猫普通30多岁的寿龄来权衡,它正值及笄年华。

    我见到“平平”时,它正和一群闻讯赶来的小伴侣嬉戏玩耍。饲养员拿着一只苹果为诱饵,让“平平”做什么行动,“平平”就做什么行动。

    “平平”在乌鲁木齐只停留了1个多月,就又走了。

    51

    当一只笼子囚禁一只小鸟时,它也囚禁了本身。它没有一时一刻能放松下来。

    当小鸟飞出笼子时,笼子才自由了。

    52

    天山深处的野花越是开在人迹罕至的处所,香气越是浓郁,花色越是冷艳。

    最美的花,最寥寂。

    53

    夜是幸福的,因为夜间有月亮。

    被风雨吹打的花卉是幸福的,因为太阳就要照到它们身上。

    54

    一些动物能够提前几个小时甚至几天预感想地动,而我们人却预感不到。

    倘若人类能破解动物预感地动之谜,就能幸免成千上万的人的生命和他们在地面对上积贮的文明硕果在眨眼被摧毁。

    55

    一颗晶莹的草叶上的露水,在初生的阳光里,长上翅膀,飞走了.

    56

    坐在天山独库公路边的野花丛中,清爽,安全,自由而又放松。秋天去了,秋天还会来。这一世,何时再能回到它们身边?

    57

    深秋的最后一抹落日停翅在一截静卧的枯树上。

    枯树枝叶燃起的烟雾漫向薄暮的天空。

    烟里有成熟木头的气味,它让牛和羊从胡杨林的深处返来。

    塔里木河辽阔的河面对上,有一些木船靠岸了。

    秋天的水,已经不像夏日那么浑黄,它徐徐变得清澈。

    58

    下野地坟地边的沙枣树是朴素的,好似逝者们朴素的一生。

    59

    自然的美,是一种大美,是一种真美,艺术家们穷其一生制造的精品怎及一株草的魅力?

    60

    许多草地和树木被贸易化了。清净的自然气息逐步少了,喧闹的“开辟”占领了主流,人们的视野,正一天乾坤缩小。

    61

    在春天,我凡是会去广场放鹞子。

    我不太担忧鹞子像童年时一样时常会挂在树上,因为广场周围的树都早已被砍光了。

    我的蝴蝶在水泥化作的丛林上空飘飞。我真怕那条牵扯它的线断了,鹞子会被水泥们所沉没,吞噬。

    62

    猫洗脸,何等可爱!

    猫睡觉,何等慵懒!

    63

    花有语言吗?有。百合和紫罗兰就各有本身的语言。百合的语言清纯,紫罗兰的语言诚恳、朴素。

    几多年来,我历来试图解开罂粟花的语言之谜而始终没有谜底。美艳绝伦的罂粟花使人健忘了毒品。

    64

    辛勤的蜜蜂使我想起恋爱,需要天天繁忙。为爱奔忙一生的人,是幸福的。

    65

    我尾随一滴雨穿过季候的天空,降在大地上。

    我隐居在乌鲁木齐,清醒在夜的手掌里,点燃一盏灯,写关于大地的诗。

    想念大地,我泪如泉涌。

    66

    沙尘暴不是一小我私家走在路上的。它裹挟着风,突击骑自行车的人,突击羊群和牧羊人,突击告白牌,突击关不严的窗户,突击太阳。

    沙尘暴折断了树的头颅和它们的思想。却折不绝它们的根。

    和一只羊对比,我更像一棵树,长在新疆,根在新疆。

    67

    到郊野、林间、沟壑、土山、沙漠滩和水渠边上挖野菜,蒲公英、沙参、车前草、苦菜、野葱、野蘑菇、马齿苋、灰菜、蕨菜、荠荠菜、婆婆丁、小香蒜、红椿、菡菜、野苜蓿、马兰草、芽苗菜等等。

    早春,古尔班通古特戈壁才方才复苏、温润,大地才方才有了生命的色彩,那最先绿的,就是野菜。

    野菜清香、苦涩、辛辣,带着大地的气息,惟独农场人能真正采撷那份新奇,最先品到那份新奇。

    挖野菜,重要的不是能在晚餐上品尝到野菜,而是挖野菜自己的兴趣。感觉野外那份俭朴生命的气息,自然的气息。

    野菜用开水一过就能去苦味,用油盐、辣子、醋、酱油、蒜末凉拌,真是鲜味好菜。

    野菜是我们这一代下野地人抹不去的一种情结。它影响着我们的审美情趣。在喧哗与纷扰的都市,我们转遍所有的菜市场,也找不到真正的野菜。间或见到,那卖野菜的人也准不是在菜市场,而是在过街天桥上,住民小区,小巷里,树林带边。

    野菜离我越来越远。我知道,,我已经走得太远。

    68

    在下野地,纵然静坐于土屋里也能有愉快的事产生。

    那天,我坐在窗户下重读一封旧信,想着那个当年给我写信的人,不禁忧伤起来。

    这时,我听见了鸟声。本来是一只地雀,它在窗外的院子里。这只小鸟,它那么一叫,打断了我的思维,把我的心灵吸引到此外处所去了。

    69

    戴望舒在其诗作《雨巷》里写道:“我希翼逢着/一个要丁香一样地/结着愁怨的女人/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芳香/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的哀曲里/消了她的颜色/散了她的芳香/消散了,甚至她的/太息般的眼光/丁香般的难过/……我希翼飘过/一个丁香一样地/结着愁怨的女人。”

    每逢闻见丁香,我会疑心那里已经飘过一个丁香一样的女人。

    假如然是那样,我甘愿在那里痴痴地期待一生,也别让本身的心灵,充军到权力、款子、物欲的浊流中。

    70

    为什么书这么好闻?我想因为它们是树木、芦苇、麦草建造的。

    木质的书,作为一种陈腐的文明,再过一千年,也不会完全被网络所代替。

    71

    出没在下野地沙枣林里的斑鸠的歌喉响亮而悲悼。一只斑鸠死了,另一惟独时也会忧伤而死。我不知道它们的恋爱算不算伟大,可是它们让我怀想那自古以来最秀丽、也是最悲悼的恋爱。

    72

    红狐在下野地广袤的雪野里跳舞,它燃烧着古尔班通古特戈壁洁白的梦幻。

    这一把凄美的火焰像童话中的天使,带着明艳的翅膀。

    它又似一朵风中摇曳的红玫瑰,在酷寒的心上人的度量里挣扎。

    它混身带着雪的气息,火焰的气息,秀丽姑娘的气息,孤绝地在渺茫的暮色中飞跃。

    它瞥见我就停下来迟疑观望的样子,令人心碎。

    回家吧,秀丽的红狐。下野地没有大片大片的丛林供你栖息,田野就是你的家。

    让你的大尾巴扫一扫我彻夜的被窝吧。让它的温暖驱走凝霜的暗中。

    那时,其余的一切都静止了,惟独你的暗香在浮动。

    73

    在五家渠,梧桐与我擦肩而过。夏日的梧桐,在太阳下沉默沉静着。

    时间被一片梧桐叶子遮住了。看不见流淌。

    74

    博斯腾湖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不是水,而是被水拥护着的芦苇们。

    有了芦苇,湖显得很机密。

    75

    在古尔班通古特戈壁与绿洲之间,牧羊人遭遇的最大敌敌手并不是狼群,也不是单个一只狼,而是孤傲。这里的牧羊人必需学会同本身的羊群和牧羊犬交伴侣。

    光阴是静止的,光阴是何等冷落。

    把羊当伴侣的牧羊人。看羊,可能什么都不看,羊都很听话。

    在水草丛生,深幽沉寂的大滇方,每一朵荡漾都带着对野鸭的慰问。大滇方是下野地的一个湖,以及一片湿地。它的水来历于玛纳斯湖。玛纳斯湖与其说是一个湖,还不如说是一条河道。它穿越古尔班通古特戈壁和周边的绿洲,历来走到它走不动的处所。

    太阳没有烧掉这个湖和这处湿地,尽量它把湿地周边的沙土烧得滚烫。孑立的牧羊人,吹着口哨,皮肤乌黑而康健。

    76

    观荷是一种田地。荷与塘,荷与水,荷与鱼,荷与泥,荷与风,荷与日月星辰。

    我们看不透荷,就像我们看不透无数事物。

    77

    春天的和田,时现浮尘天气。浮尘无孔不入,好像任何干闭都对抗不住它。

    坐在门窗紧闭的车里,照旧能够感受到浮尘对肺的侵入。这时,何等渴望胸中能长出一片绿色的丛林,将浮尘沙土拦住。浮尘能够飘到很远很远的处所。

    在阿克苏,也有浮尘天气,亏得那里有一条面对积不小的人工绿化带,部门消解了浮尘的威力。

    浮尘是畏惧的,比浮尘更畏惧的是人们生态情况爱惜意识的淡薄。

    78

    莎士比亚充实相识人性的各类倾向。

    在研读莎士比亚戏剧时,我却被这样的神来之笔冲动:

    “你知道我觉察你是正在怎样刻苦?你的呻吟,使得永久发怒的熊都心痛。“(《狂风雨》)

    “恋爱中人像变色蜥蜴普通靠喝氛围度日。”(《维洛那二绅士》)

    “世界上必然有比猫更为秀丽的对象。”(《温莎的风骚妇人》)

    莎士比亚对动物的相识令人受惊。“熊都心痛”,反应出动物也是有情感的。

    79

    魔鬼城是大自然的艺术精品。

    其实,大自然的艺术精品随处可见,一朵野花,一块奇石,一片祥云,一只蝴蝶……

    80

    千百年来,喜爱体育举动、喜爱熬炼身体的人常把“生命在于举动”的信念挂在嘴边,而且使其极度化,好像那很有说服力。真是那样的吗?我很猜疑。

    我寓目到,每每常年快速疾驰,举动量大的野兽,寿命都不长。而一些动作迟缓、“吊儿郎当”、较量懒的动物反倒是长命者。好比乌龟,它每迈一步都要歇息一会儿,爬得很慢,可是它最长能活到500岁。大象也是徐徐吞吞、不慌不忙地糊口。

    猎豹是跑得最快的野兽,寿命不长。狼也常年奔走,跑得够快,它的寿命也不长。

    我还留意到我们人大抵也是这样,那些善睡懒觉、不常舍命熬炼身体、喜爱空隙的人,往往长命,而那些舍命举动、舍命熬炼身体,外貌上看起来是举动健将、体育健将的人,以及那些跑得最快、动作火速猛烈的人,长命者却廖廖无几。

    一些跑得很快的闻名的体育明星和健美明星,甚至经常短寿。有的很有名气的健美锻练,每天练健美、教健美,过量举动,年纪轻轻就归天了。

    我见过的长命者都是较量肃静的人。他们偶尔劳作,可是不外劳;偶尔也散步,可是决不急跑疾走。他们顺其自然地糊口。从不工钱地让本身的身体和心脏处于猛烈的举动中。他们措辞也好,上楼梯也好,都是慢吞吞的。很少见他们急仓皇地做什么事。他们的糊口节拍较量迟钝。

    这是我的寓目与考虑,仅代表我小我私家对“生命在于举动”的认识。我的寓目与考虑兴许不怎么“科学”,可我顽强己见:适量举动尚可,有益于康健,但千万别太过。跑着不如走着,走着欠好站着,站着不如坐着,坐着不如躺着,生命在于安全淡泊、从容不迫、顺其自然。

    81

    在下地野地,草地、田野、戈壁、田园、庄稼和蓝天都能同我融合在一起。

    有一天,我来到乌鲁木齐,觉察地下没有一块砖,楼上没有一片瓦,是亲近我的。我同大自然一下子就疏远了,而与这座都市,也是那么隔阂。

    真想多望望下野地那辽远的天空。

    82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烛成灰泪始干。”而人生是何等潦草!往往许多能做和该做的事还没有来得及做,许多优美的心愿还没有实现,人就老了,病了,再加上命运的鬼使神差,一生就那么已往了。

    一生就像一天,当我们方才感觉到清晨的阳光,就到中午了;当我们方才吃过午饭,就到了下午了;当我们张罗晚饭时,黑夜落临了。

    有的人等不到吃晚饭就早早地走了,走向一个遥远的处所。人生有那么多的遗憾。

    严峻艳羡春蚕和蜡烛!

    能把苦吃透的人,是欢悦的。

    能把泪流尽的人,是幸福的。

    83

    5点51分,我醒了。记得昨天是5点47分醒的。生物钟是几多奇异。不是我喜爱早起,而是每个白日除事情之外的业余光阴我都在睡觉。

    我听见雨声,春天的雨,在黑黢黢的窗外缱绻。雨是在我睡着厥后的。当我关了灯,察看穿晓时,雨不知什么时候已停了。氛围中存留着雨来过的气息。

    记得5点51分时,劈面对的整栋楼都是黑的。其实它是同黑夜融合在一起的,我并没有能力将它与黑夜区分隔来。

    84

    被鲁迅先生痛斥为“丧家的成本家的乏走狗”的梁实秋先生对鸟儿有一段有味的评述,他形容鸟儿:“丰腴而不臃肿,减一分则太瘦,增一分则太胖。”

    梁实秋是研究莎士比亚的权威,我较量过他与别人的文学翻译家译的《莎士比亚戏剧全集》,简直大有差异而明显高人一筹。出格是在字、词上凸显深厚秘闻。我时常研读的《莎士比亚戏剧全集》,正是梁实秋先生的译本。

    他们那一代的人,真是了不起,连“丧家的成本家的乏走狗”都那么有前程。可见二三十年代文坛的气魄和雄风。

    85

    一切生命都是有范围的,包罗人类也无法打破某些看似简朴实则至关重要的抉择元素。

    好比水、阳光和氛围,仅这三样“简朴”的对象,就能抉择任何一小我私家的生命。

    如果没有这三样“简朴”的对象,生命就会枯萎。

    生命是何等脆弱!尊重、珍惜生命,让我们从水、阳光和氛围开始。

    86

    有人说,都市是一台呆板,复印了很多一模一样的人。我以为都市是一棵铁树,每一片差异的树叶上都挤满了想筑巢的人。没有一小我私家能真正拥有一片树叶。

    87

    塔克拉玛干戈壁里时隐时现的梦幻泡影,使大漠中的行者朝着它跋涉。一些执着的行者在中途上就渴死了。

    在单相思的人的眼里,也有一座梦幻泡影,它占领着那小我私家的思想,活灵便现,一点儿也不虚无缥缈。景色残忍而秀丽。

    88

    初秋的一个黄昏,太阳已经降山了,但天还没有黑。下野地一座小学校园里,孩子们天真无邪地喧华着。有七八个孩子随在一个女西席身后,有一个大男孩在女西席的面对前“张牙舞爪”,女西席伸开双臂,阁下讳饰,爱惜着身后的孩子们。

    本来是在做“老鹰叨小鸡”的游戏。

    89

    人类远离自然的趋势不只仅表示在都市化上。并且表示在精力气质上。

    焦急、告急、愁闷、心累、危机感写在许多人的脸上。

    整个都市的精力气质或许可以用这样一些物象反应:汽车、鲜花店、塑料袋、地下商城、网吧、美容院、打扮店、牛肉面对馆、夜市、家产废水、黑烟囱、电话亭、医院、大学、图书馆、菜市场、钢筋混凝土……

    90

    水一静下来,就璀璨了。

    再污浊的水,一旦静下来,总会有澄清的时候。

    91

    大自然是俭朴的。人一生下来的时候,也是俭朴的。

    无数接收了善和美的老人,最后也是归于俭朴。

    俭朴的人都有一颗童心,他们深沉,像一杯清亮的甘泉。

    92

    塔里木河道动了千万年,可是到了最近的100年,它的下游说断流就断流了。

    此刻,人们通过规复活态情况,塔里木河又规复向下游输水。人,能够影响自然情况。而自然情况更影响到人。

    做一条河道何等得不容易,它穿越的不可是岁月,它还要从人们的心脏里流过。

    人最畏惧的不是没有心脏,而是有了心脏,内里却都是石头和沙子。

    93

    一小我私家光从灌音机里听鸟语,从画册上闻花香,从电视上看大海,从高楼大厦里感受宽广的草原,从舆图上揣摸众多的戈壁,是远远不足的。

    人还应卖力正走进大自然,真正能同一棵树、一片丛林、一株草、一片草原、一条小溪、一头小鹿、一只燕子、一群企鹅、一座冰山打仗交换。

    没有真知,哪来灼见?没有真情,哪来挚爱?

    94

    人贴近自然今后,心里有了敬畏,也有了一分自信,人就开始奔放了。

    一小我私家的心胸与他的视野有必然干系,视野狭窄的人,往往心胸平和量都狭窄。

    想开阔视野,可以到大自然傍边去,你获得的,总会比失去的要多。

    95

    一滴水里有海,整个大海是一滴水。

    一小我私家的心灵就是宇宙,宇宙在一小我私家的心灵里。

    大象无形,大音稀声。

    有一种气质叫大器。安全,可是有豪情。

    96

    人在身体好的时候,该当只管“多逛逛”、“多看看”。多走,是指多逛逛一些处所;多看,是指多看看外面对的世界。

    我们这个地球很奇异,而我们对它却知之甚少。人生是何等短暂,短暂到仅仅是“一瞬间”的工夫。

    可不是吗?人的一生不就是睁开眼和闭上眼吗?所以我说,我们必然要睁开眼,敞开眼光看世界,看大自然。

    大自然会给你烂漫的色彩,你不要迟疑、怯懦,尽量敞开眼,去抚玩、去感悟。

    97

    有时,我们需要的很少。我们仅仅需要一块草地、一片阳光、一场小雨、一阵清风、一朵野花、一只小鸟,可是我们连这些也没有。

    心爱的树,一棵有本性的树,在远方默默地发展,而我们连它的影子也看不见。

    我们简直需要的很少,少到只剩下一个愿望。

    98

    欧·享利的短篇小说《最后一片绿叶》描述了一个感人的情节。被病魔熬煎得失去信心的少女,默默地望着窗外长青藤上的最后一片绿叶祷告:倘若那片绿叶能在一夜的腥风血雨中存活,那她就能活下去,反之,她会死去。到了清晨,她惊喜地觉察那最后一片绿片依然还在……

    一片绿叶的重量有多重?它就是生命。就是生命依存的依据。

    99

    绿色,是不朽的财宝。

    不能接收和生存绿色的人群没有未来可言。

    100

    在我存眷的一些西部地域的山村里,矿石已被犯科采矿者采走,而滥采滥挖的严峻效果,没有人去“埋单”。

    树和其他植被遭到歼灭,秀丽的自然情况失去了应有的尊严。受好处驱动的滥采者拿山村的生态情况冒险。

    整个夜晚,我都在考虑这个问题。我在想那光溜溜的山,想那村落里的农民。山没有一丝绿色了是一种伤痛,另一种伤痛是:那里的农民今后怎么活?

    贫穷不畏惧,畏惧的是失去脱贫的生态情况和最难得重的基本。

    黑心的滥采滥挖者一小我私家的钱袋子满了,那一个山区一代人,甚至几代人的糊口就空了。

    101

    雨后的沙漠滩清新静逸,野草们复生了,适才在雨中静默的小鸟的鸣唱更清脆了。

    泥土的滋味同野草的滋味混和在一起,微风又开始密语。

    埃里克·斯隆说:“孤傲是糊口中的一个危机,也是自我深思自我完善的一个良机。”

    102

    一个像仙鹤一样的秀丽女孩为了救护爱惜一只受伤的鹤献出了本身贵重的生命。

    她的魂灵驾鹤而去,那片沼泽,至今存留着她和煦、芬芳的气息。

    103

    倒下的胡杨树呵,我的心在你的身旁厮守一生。瞧,塔克拉玛干的每一粒沙子里,塔里木河的每一滴河水里,游动着一条忖量你的小鱼。

    104

    并不是所有的湖都是美的,可是月光下的湖,我觉察都很美。月光是银子,湖水是水晶。

    湖的沉静,使我世俗的苦闷也悄悄地沉入了湖底。

    月光下的湖水,将我翅膀上的疲乏一洗而净。

    105

    自然界的一切宛然都有着一个不绝循环的大秩序,春、夏、秋、冬,白日与黑夜,或365天,或24个小时,都完美得无懈可击。谁是这秩序的把握者呢?

    106

    远离大自然是人类的哀痛。对大自然的无视、蹂躏是畏惧的。

    傲慢和蒙昧像木头一样极易燃烧。

    遏制吧,比野兽凶狠的物欲!我一次次虔诚地祷告。摘自新疆重点新闻网--天山网()